怎样写一部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

怎样写一部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

中国文学史是中华五千年文学成就的缩影,不仅因其全面反映了中国文学的发展脉络和学术成果,也因其所涵盖的中华人文精神与文化特质而为国人所看重。11月18日本报刊登了《文学史的另一种写法——关于〈剑桥中国文学史〉和〈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在对谈中,国家图书馆原馆长、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詹福瑞指出:“据我了解,我们自己编的中国文学史,很少会被翻译到国外去。”那么,中国文学史如何走向海外?

“要把中国文学在他国语境中本土化,消除语言与历史带来的文化隔阂。要以外国人听得懂的表达方式来书写中国的形象、情感、形式与修辞。在编撰者的组合上,最好能够以中外合作的方式联合进行,从而互通有无、扫除盲点、优势互补。”李松说,“应当着眼于宏观的全球史互动与融合,将中国文化置于世界文化体系之中,将中国文学还原到世界文学的历史实际状况,突破中西二元对立思维带来的思想窠臼。”“编写一套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确实有其必要性。”陈文新总结,“不过,鉴于以上原因,也不必操之过急,应当缓缓图之。”

而中国人自己编写文学史已经是1904年的事情了。林传甲于这一年开始撰写《中国文学史》,开启了国人编撰文学史的先河。此后,国内如雨后春笋般地诞生了诸多文学史著作。但是,由于国内文学史的起步较晚,受当时日本与西方近代思潮的影响,不仅在文学史观上以进化论为主,而且不可避免地参照了海外著作的撰写模式和方法,表现出鲜明的西方中心主义倾向。这也是2015年6月25日本报《我们该不该回去?——“文学史研究是否应该回归中国文学本位立场”对话实录》一文所探讨的内容。

与海外学者编写中国文学史相比,实际上中国学者对作者、文本和文献有更好的把握,但要编写一部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也面临不少困难。

“质优”是很多奇石藏家确定取舍的首要条件,石头的质地既是该石种的共同特征,又是将同一石种区分为高中低档的标准,所以收藏奇石首先要选对石种,然后才能从该石种中挑选精品。

石头,一般指由大岩体遇外力而脱落下来的小型岩体,多依附于大岩体表面,一般成块状或椭圆形,外表有的粗糙,有的光滑,质地坚固、脆硬。可用来制造石器,采集石矿。在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是用石头来生火。石头一般由碳酸钙和二氧化硅组成。

突破中西二元对立思维

“‘东海西海,心理攸同’,但中西文学之间,毕竟存在诸多区别,而一个小小的不同,就可能造成巨大的理解障碍。本土学者中,有能力写出中国文学史的人不少,而有能力写一部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的人不多,原因在于,这些学者对域外文化和文学的了解并不完整和深入。在世界文学的视野下叙述中国文学,不仅要深入了解本国文学,也要深入了解域外文学,比较的眼光和能力不一定形诸文字,却一定要内化为一种视野。”陈文新说。

“物依稀为贵”是收藏界千年不变的法则,现在价格暴涨的石种都是在极其特殊的地质条件下,在特定的自然环境中形成的奇特石种,比如和田玉分布于塔里木盆地之南的昆仑山,寿山石分布在福州市北郊 晋安区与 连江县、 罗源县交界处的“ 金三角”地带,鸡血石最早发现在浙江昌化玉岩山,戈壁玛瑙主要产自我国内蒙阿拉善地区。特殊的环境成就了它们的精彩,同时它们都因产量少而稀缺,即便价格高不可攀,还是受到藏家们的争相收藏。

像戈壁玛瑙、海洋玉髓、寿山石、黄蜡石、大化石、孔雀石、雨花石、鸡血石都被做为标准答案提供给了新手们。而玩石新手面对如此多的选择更是无从下手,因为每个石种都没有统一的质量标准,而且分支很多,单戈壁玛瑙就有20多个品种,每个品种里又有不同的等级区分,到底该如何取舍,为“情”而玩的石友们可以随遇而安,而为“利”而忙的石友们则无从下手了。那么,小编通过和玩石高手们的接触了解,整理出以下几点建议:

20世纪50年代以后,国内文学史开始较多受苏联影响。与此同时,美国和韩国开始出现了大量中国文学史。韩国的文学史大多是在中国学者相关著作基础上改写而成,但也有较优秀者,如丁范镇、金学主等人的著作。“美国是二战后出版中国文学史最多的国家。”李松介绍,“如陈绶颐、柳无忌等。而尤以梅维恒主编的《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以下简称《哥大史》),孙康宜、宇文所安主编的《剑桥中国文学史》(以下简称《剑桥史》)在国内最为知名。”“《剑桥史》《哥大史》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这两部书的主编和作者大多是北美汉学界的精英,所以必然受到学界重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刘倩说。这两部书近年译介进国内以后,对国内学界产生了很大震动,而重新书写文学史的呼声也更加强烈。

杨洁篪、王毅、何立峰等参加会见。

即便是欧洲,其创作中国文学史的历史也要比中国早一些。现知最早的中国文学史是俄罗斯人瓦西里耶夫于1880年出版的《中国文学史纲要》。“1901年,英国学者翟理思出版了《中国文学史》。而德国更是欧洲中国文学史编撰的重镇,如顾路柏、卫理贤等人的作品。”武汉大学教授李松说。

习近平强调,当前,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霸凌行径逆流而动,扰乱全球治理,威胁世界和平稳定。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始终把自身发展寓于世界发展潮流之中,愿同各国坚持平等互利,同享机遇、共担责任,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希望双方继续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框架内加强协调,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和两国正当权益。

(本报记者 刘剑 本报通讯员 张嘉宝)

李松也表示,不同民族、国家的人民有什么共同的文学趣味,如何选择既有中国民族特色与传统底蕴,又能拨动异国接受者心弦的作品和人物,编撰者有必要从世界文学与文化的高度着眼,从比较文化与比较文学的实践入手,寻找中外文化、人性、情感、价值观以及文学思想与艺术的共识,从而针对性地提供适销对路的文学史。

在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当下,文学史作为海外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的一扇窗口,也应当为中外文明交流互鉴发挥其作用。此外,19世纪中期以来,中国一直深受西方文化影响,如何立足中国立场,向海外介绍友好中国、讲好中国故事,不仅是新时代文化建设的应有之义,也是一项悬而未决的历史任务。文学史走出去,可以为此迈开有力的一步。

奇石之所以被成为“奇”,最直白的表达就是造型奇特,“形美”是我们从艺术的角度去审视一块石头,一方造型美的石头立刻会勾起我们的大自然界中景、物、人的联想,浪漫的情调立刻被激荡起来。

玩石头的人可分为三种:一种人纯玩型,即对石情有独钟,为情而玩;一种人致富型,即希望奇石升值,为财而忙;另一种综合型,以石养石,希望快乐与财富兼得。

无论是造型石还是画面石,外形完整特别重要,这就好比在古玩收藏中藏品要品相好,不能出现残破一样。一方奇石无论质地如何细腻光洁、造型如何奇特精美,如果出现了“天残”,或遭受破坏“致残”,都是一种无法弥补的缺憾,将大大降低其等级和收藏价值。

什么石头值钱值得收藏?

“这就需要编写一部真正能够反映中国文学史发展面貌的文学史。”方铭认为,“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复原中国文学史历史原貌。”比如赋是一种独特的文体,但如果以西方文学本位立场来看,就会陷入赋究竟是诗歌还是散文的分类困境,必须在中国文学本位的立场上才能认识到赋的独特性。“其次是如何克服20世纪以来中国文化、中国学术体系中西方带来的影响。”与西方不同,中国在近代以前有自己对文学的认知,其文学具有文史哲合一的特点,这体现为“义理、考据(历史)、辞章”的三位一体。“编写一部好的海外文学史,需要建立在编写一部好的中国文学史的基础上。”方铭总结,“如果要恢复中国的话语体系,需要做大量艰巨的清理工作,但也是迟早要做的。”

对于捡石头价值近百万的消息,有人表示这种新闻常常让我怀疑我们是活在同一个世界上吗?为什么我就遇不到呢?还有人打趣说又想骗我去泰国捡石头,那么你对于捡石头价值近百万都有哪些看法呢?

文在寅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在寅表示,今年对于韩、中两国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年份,韩中关系取得重要进展。韩方希进一步扩大两国经贸、文化、体育、环保等领域合作,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同韩“新南方新北方政策”对接,加快推进联合开拓第三方市场合作。韩方愿同中方加强沟通,继续做好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工作。韩方认为,无论香港事务还是涉及新疆的问题,都是中国的内政。韩中两国拥有悠久交往历史和相通文化渊源,两国是命运共同体。双方关系发展具有“天时、地利”,现在再加上“人和”,一定能开辟韩中关系的新时代。韩方理解中方在重大问题上的立场,支持自由贸易,愿同中方继续加强在地区国际事务中的沟通协作。

立足中国立场,讲好中国故事

海外学者限于其阅读能力和文化隔膜,常常只研究一个很小的领域,很难在长时段的视野下把握中国文学史,其影响也主要集中在国内外高校。虽然如《哥大史》和《剑桥史》呈现了欧美最新的研究成果和最前沿的学术动态,但也并非没有争议和错误。如在总体框架上,它们都缺乏对中国古代文学或中国文化史的总体框架和面貌的描写。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柯马丁和华盛顿大学教授何谷理还曾合撰了一篇言辞十分严厉的批评文章,直接质疑《哥大史》不是“中国文学史”。而且虽然这两部文学史都宣称适于普及,但实际影响仍以高校与研究为主。海外普通读者如果想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极少会通过这样专业的研究型著作。而如果泛泛而谈介绍中国文学,则又容易流于浅显,普通读者无法真正领会中国文学精神及其特质,更毋论文化隔膜带来的常识错误和不同文化背景带来的理解偏差。

两国元首还就朝鲜半岛形势交换了看法。习近平指出,中韩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立场和利益契合,都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主张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是维稳促谈的坚定力量。中方支持韩方继续同朝方改善关系,为推动半岛和谈进程注入动力。文在寅表示,韩方赞赏中方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发挥的重要作用,半岛问题出现的和平解决机遇来之不易,韩方愿同中方一道为推进半岛和平进程作出共同努力。

习近平强调,双方要以实现高质量融合发展为目标,进一步挖掘潜力,提升务实合作层次和水平。双方可以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同韩方发展战略规划对接进一步早见实效、早结硕果,加快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第二阶段谈判,深化创新研发合作,更好实现优势互补和成果共享。要用好中韩人文交流促进委员会平台,开展好教育、体育、媒体、青少年、地方等领域交流,不断增进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和友好感情。应该加强执法安全合作,共同打击跨境犯罪,维护两国社会安定和谐。

海外学者以域外理论视角与方法观照中国文学,扩大了中国文学的世界影响力。但相较于《哥大史》《剑桥史》在国内的广泛影响,本土文学史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却是平平。那么,是否有必要编写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

打破西方中心主义的倾向

现代人玩赏奇石的标准,依据“形、色、质、纹、韵”,天造之物不可能在这几点上都符合人为规定的各项标准,然而这些年来涨价快的石头,都是质地优良的石种,像大漠戈壁石在千年的风沙磨砺和昼夜温差下,形成的奇石硬度大、透光性强,玉化度高,其中被称为“宝石光”戈壁玉石的精品,是石英的隐晶质集合体,因含有微量或少量的其它矿物质,而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颜色。

中国学界结合汉语国际教育编撰了一些简易的文学类入门读物,但从宏观性、体系性角度编撰的中国文学史却十分少见,对国际交流而言是一种缺憾。而国内文学史的海外传播也有限,目前可知复旦大学教授骆玉明的《简明中国文学史》已有英译本。相较于国内学界对海外中国文学史的引入与重视,国内文学史对海外尤其是欧美学界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方铭指出,国内编写的文学史教材在东亚文化圈有一定影响力,据日本、越南等国的北京语言大学留学生介绍,有的老师在授课时会使用中国本土的文学史作为参考。

“海外中国文学史著作的写作,起步早于汉语中国文学史著作,而以日本学者的著作数量最多。”长江学者、武汉大学教授陈文新介绍,“1882年,末松谦澄写的中国文学史,是日本开创之作。”此后,日本学界陆续推出了多部中国文学史,足有四五十种,如笹川种郎、前野直彬等人的著作。